主页 > 最新资讯 >
你觉得最好吃的下酒菜是什么?
发布时间:2020-08-16 06:50 | 信息来源:美高美官网

  基本如题,加一点点注。 可以有一定数量的参数,比如酒的类型,度数,国别,味道。 季节, 喝酒人数,性别,关系 喝酒地点, 下酒菜的制作方式(现成,简单制作,复杂制作) 各种食材的搭配(这才是我最在意的。) 再加一点点解释吧,提这个问题的原因在于自己不是个酒徒,偶尔喝一点点,基本不醉,觉得在酒精作用之下味蕾变得似乎更敏感一些,往往会觉得喝酒就是为了吃菜,越发觉得自己的下酒菜无论在数量、质量和搭配方面不尽…

  曾祖父是实打实的酒鬼,导致爷爷嗜酒如命,无酒不食,父亲耳濡目染,每餐也酒不离桌,三代如此。

  家中常备酒,老少皆宜的有荔枝酒、青梅酒、桑葚酒、仅大人可喝的有雕酒、鞭鞭酒、蛇酒、海马酒等,多种多样,玻璃缸子铺了一屋子。

  到饭点了,总会听到揭盖啵的一声,香气扑鼻,惹得我垂涎不已。老妈怕得这三代酒鬼再有传承,除了少部分酒精浓度低的果酒,大部分控量甚至禁喝,吃的受限,体验不足,感受不佳,酒都未品懂,自然对下酒菜就更无从说起。

  如果偏要说,脑子即刻想到的便是啤酒和炒田螺了。吮吸田螺能吹上几段,再有冰啤润色,顷刻上至九霄云外。可到底说不出个下酒味,似乎冰可乐也可以替代,炒田螺没有的话,辣鸭脖也无所谓。年少说酒,且无故事,就说这下酒菜,半晌也说不出个绝配。

  父亲有酒有肉即可,没有明显挑剔的下酒菜,似乎遗传仅得酒量,只晓得喝,啤酒白酒都能品,几杯下肚,滔滔不绝,就没听过找对味的菜,大抵是应酬吹牛犯的瘾,多年来给我的印象便是如此。

  或许酒龄不够高,或许尝遍百味却失本味,或许是如今酒桌上的社会。把酒言欢,悲欢离合情感掺杂其中,少有人真真切切地说:这一盘,对酒味!

  爷奶二老不与子孙同居,享得晚年快活自由,吃的是随心随欲。我小时候的寒暑假就是爸妈的蜜月期,爷爷酒与菜的饮食生活,就是在这个阶段刻在我的脑海里的。

  爷爷和父亲的饮酒大不相同,父亲国酒洋酒啤酒药酒都喝,以贵珍为傲。爷爷只喝白酒,数十年不变。

  爷爷对酒没有太高要求,但下酒菜必须得有,说不上挑,就钟情那么几个小菜。最常见的莫过于花生米了,一日三餐有酒必吃,必须盐炒花生米。顾名思义,做法简单,但爷爷要吃热的,炒制温度和时间要把控好,花生皮过焦爆裂脱落可就不讨喜了。

  即便掉光了一嘴牙,爷爷也能套着假牙勉强咀嚼,嚼的时候似乎很费劲,能牵动肩膀,进而使上半身开始震动,这时候他总会双手按住膝盖,控制住节奏,沉稳地操作上下颚。最终抿一口酒,一颗油亮褐红的咸香脆花生碎成渣渣,在嘴里散尽香味后,乘着浓烈的酒水跌入喉咙,点燃了胸中的火。

  随后,鼻腔一长气出,收尾。没有父亲饮酒后的大快,表情也无任何波澜。年幼的我,端着碗吸着粥,虽滴酒不碰,竟陶醉在爷爷这般享受中,可能这就是下酒菜最朴素的享受过程了吧。

  记忆犹新的是,年过七旬的爷爷在一次住院后被医生要求禁酒,即便餐桌上奶奶把控到位,也没有料到,在午睡的时候,爷爷偷偷满了一小杯,厨房不可有动静,偷偷抓一把晒干的花生,小心翼翼的吃,连剥壳都压低分贝,那颤动的背影,深深印在脑海里。

  如果非要给下酒菜列个榜单,花生米并非名列前茅。只是老人家节俭,不舍得花钱。爷爷腿脚不好使,一个月只出一次门,除了领退休金,无例外会拎一块精挑细选的卤水猪头肉。

  肉一定要肥,厚切不怕腻,筷子一下去,顺带夹一小香菜叶,要配酒的话,不蘸蒜醋汁,趁着卤水汁油滴落之前送入口中,微凉的猪头肉裹着温热的酱油卤汁,十分弹嫩,还有香菜的独特的青翠香气,嚼几下双唇便沾满脂油,如上唇釉般光可照人哈哈哈,爷爷杯杯一饮而尽。就米饭我都能食三大碗,何况是酒?

  也不一定要是肥肉,海鲜也能下酒,三两只梭子蟹即可。早几年前的蟹又肥又大,蟹膏厚实,挥动双钳,鲜活得不得了,懂食的人不多,价格便宜,刚打上来,用不着冰,奶奶赶集碰上,买回家也就几个小时,不过进了厨房也就奄奄一息了。

  因为壳上有三个点,梭子蟹我们也叫三眼蟹,如此鲜活,生腌最好。洗刷干净,醋辣椒生抽姜葱都不要,粗海盐一把,冰箱腌一夜取出,肢解去胆,壳内蟹膏一吸,滑溜滑溜的咸腥味,那是大海给予沿海人的馈赠。

  大钳最美味,上下通气,食指粗的生腌钳肉吸出,口感绝妙!没有葱姜,腥味是有些浓,我配着白粥吃,能压低一些,可要是蟹不冰了,粥不热了,腥便会压过肉的口感,有些厌了。爷爷喝酒从不吃饭粥,就这冰镇的盐腌蟹肉,遇上白酒的辣,腥味瞬间被抑制,冰冰凉凉后的暖热,这样没有葱姜芥末柠檬汁等去腥的吃法,大抵也只有白酒能搭。

  如此绝味我也待到成年后才尝得,可惜的是,如今水质恶劣,少有肥美鲜活的大只梭子蟹,价格贵,小几只也不敢仅用盐,必须生抽辣椒白醋香菜葱姜蒜腌了才敢吃,但这样的话味太厚吃不出蟹的真味,也喝不出酒的香了。

  生腌食物吃多了不会是好的,何况是老人和小孩,一个月也就吃那么个两三回。半夜要是饿了,除了大把大把的花生勉强充饥,还是比较期待奶奶的烤鱿鱼干的。爷爷的白酒浓度还不至于那么高,医用酒精是早有准备的。

  点燃之后,鱿鱼干要整个烤,两面略焦就可以了,沿着触角手撕成条,香气扑鼻,也不用着急,反正不是一时半会能嚼软咽下的。要有耐心,撕得越细越容易吃,脱水风干后的鱿鱼风味绝佳,烘烤后更增加了香气,在嘴里反复咀嚼便能持久的享受这个过程。

  牙齿尚未健全的我,一两根就嚼到脑壳疼,一喝水,香味就淡了。爷爷就乐呵了,又是一小杯酒,不急不慢,鱿鱼丝在齿间磨动几下,一小口酒含在嘴里悄悄浸润它,最后再嚼上几下才下肚,那副意味深长的表情,着实让人羡慕。

  老年人习惯细嚼慢咽,年轻人喜欢大口喝酒大口吃肉,是和年纪有关吗?还是说老人家吃不上劲了呢?一群人大声说笑,撸着串,啤酒一口就是一罐。我也试过,回过神来,串是串,酒是酒,吃的是高兴,是酣畅淋漓的爽快,可味蕾失衡,到底还是没有下酒菜的酒味。

  爷爷至今年近九旬了,已喝不了酒,索性连花生米也不吃了。母亲控制的健康三餐,多多少少让他失去了些幸福感。不过,每当我回家,都会和他一起烤个鱿鱼,细细的撕到他碗里,虽然是以茶代酒,但脸上已然浮出幸福的笑容。

  如果你喜欢做菜,偶尔会想念那关于美食的点滴回忆,不介意答主随机更新,可以稍微关注一下(#^.^#)(好像没什么说服力额)。


美高美官网
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
Copyright © 2006-2019 YONGHUI SUPERSTORES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:4000601933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: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、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美高美官网建设维护